宝岛的梦幻之旅(作者:常州—中国文化大学)

发布时间:2013-12-15 15:55:48

常州—中国文化大学
文学院2010届新闻系本科,2011年9月赴中国文化大学交流

经过四小时的空中旅程,横跨将近整个大陆,广播播报着地面温度,跟周围的人道一声新年快乐之后,匆匆下了飞机。长春的冬天还是冷的那么透彻清晰,即便是这个没怎么下雪却寒气依旧的季节。

凌晨一点半,推着行李车,询问着机场工作人员我的另一个行李哪里去了,做完报备后说几天后送到家里。接机口爸爸妈妈的身影,顿时让我的心里温暖起来,虽然只有半年没见,等再见到的时候还是有种想要流泪的冲动。

回到家,亲朋好友都围着我问这问那,不觉得想到了初到台湾的日子,当时台湾的朋友们也是这样,会问好多问题,其中又有好多都是重复的,有时候真的会失去耐心,但我还是会慢慢的耐着性子去答着一样的话。

2011年9月6日,抵达台湾桃园机场,虽然已是异地,仍饶有一番趣味,细数着和家乡的不同,耳边充斥着传说中的台湾腔,还是不敢相信我就这么到了台湾。走到出口只见到了接机牌却没有见到接机人,只好举着牌子找接机的老师,一番寻找后又经历了四十多分钟的车程,终于抵达了学校——中国文化大学。原来这就是阳明山,原来这就是台湾的大学,原来这就是台湾的老师,原来这就是台湾的同学,每个人、每件事,都是无比新鲜的。当天晚上,没有手机卡,没有网络,没有任何能够与家人联络的工具,想着家人可能正在为我的现状着急,我也就心急了起来。找了好久终于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一个投币式电话,打了在台湾的第一个电话,从小一直在长春生活,从来都没有离家过的我而言,当时的心情可谓是打翻了五味坛子,有兴奋更多的是想念。但是在过后的几天,心中的阴霾便很快被台湾朋友的热情一扫而空。

在台湾的生活,是完美的,这便是这座城市的魅力,他的包容,他的大度,吸引着每一个来到这个地方的人,流连忘返。作交流生没有太多的压力,老师对我们也十分照顾,会很贴心的告诉我们关于台湾的人和事,在很多方面,生活抑或是学习都对我们提供了莫大的帮助。刚到台湾时,台湾朋友总会问“你是哪的人”“大陆有很好么”“你们家那边很冷吧”“那你们到冬天就不会感觉很冷喽”“你们那都是韩国人吧”······问的问题有的时候会让人感觉很尴尬,反过来想一下,他们不就是要通过我们来认识大陆,了解大陆么?

半年的时间,我得到的远比付出的多得多,结交了那么多的好友,学到了那么多的新知识,自身有了那么多的改变,这一切都源于这半年的台湾交流生活。

半年的交流时光结束,回到家之后,很多家人朋友会问我这样一个问题“在台湾的半年你学到了什么”,这个问题我思考了很久都不知道怎样去回答。是啊半年的时间我究竟学到了什么,我无法用言语去描述,但我身上的改变是显而易见且毋庸置疑的。这种改变又所为何因,所为何事呢。其实总结起来就是独立的生活,独到的见解和独特的经历。
独立的生活,初到台湾,即便是寝室的室友,也不知道我是谁,是个什么样的人,有什么兴趣、爱好、脾气,同样的我也不知道关于她们的所有的事。在这种互相都零了解的情况下,原有的思想,诸如吃饭、自习必须是两个人以上去做,游玩什么的也是要有人陪同的依赖性心理有了彻底的改观,慢慢的去学习一个人生活,会发现一个人有一个人的乐趣,一群人有一群人的快乐,有利有弊。只要能够发现其中的美,什么样的生活都是优质的生活。这种习惯成就了我现在的生活,成就了现在的我。

独到的见解,以前的生活总像是在一间小黑屋子里的摸索,老师的学识过于广博,又十分希望让我们全部吸收其中的精华,不停感受知识的博大精深之余也会令人疲惫,但是在台湾教育的方式是不同的,接受的思维也是不同的,同学们对于未来的想法更是不同的。在跟一位台湾朋友谈心的时候,讨论过这样一个问题,他说“大学时代就是最好的时光啊,应该好好享受好好玩,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,真是搞不懂你们干嘛想那么多”。对,就是想太多,这个想太多带给我们的压力是无形且巨大的,是我们抑制不住的,这种可怕的力量甚至可能吞噬我们本真,去追求一些并不属于我们的东西。老师在课堂上讲的是从没听过的奇人轶事,同学们的想法更是反常规又特别的,每科课都有一定的比例分数是要求同学当众去表演或者做演说,这是我以前从未尝试过的新体验,渐渐熟悉了这种模式之后,竟也在这种小组表演中发挥了独属于我自己的光和热,尽情参与其中,充分表达自己想法,这一切的一切给我留下了太多太过深刻的印象,挥之不去。

独特的经历,交流的时间很短,但是很特别。回首半年的时光,虽然不能说是人生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,但是他却是最特别最独一无二的一段时光。经历了一次台风,三次地震,震惊中透漏着兴奋。又认识了那么多的朋友,结识了那么多的老师,遇到了那么多的人和事,他就是很特别很独到。先说说室友情,六个小丫头,天南地北的因为同一个原因来到同一个地方开始一起生活,从不认识到后来的难舍难分,就连平时说话都保存着一种遗憾的心情“真不能跟你混的太好,你走了之后怎么办”这是我们六个经常在想的问题,一开始认为半年四个月很长,但是一天一天的过下去看着剩下的日子越来越少,焦虑的情绪也越来越严重,最后分开的日子到了,狂欢的日子也到了,最后的狂欢送给我们最后的温暖。另一个就是生活的品质,在以往的年月里升学的压力一直都在,父母、师长、同龄人的压力也我把我们锁定在了一个小小的盒子里,没有时间去好好想一想我们要的是什么,更是没有心情去仔细思考以下我应该做什么应该怎么做,也不清楚什么样的人生观价值观才是对的,什么样的人生是我真正想要的。感谢这次交流的机会,当学校的课程没有那么多了,从阳明山的情人坡看看台北的夜景,俯瞰这座美丽的城市看着他在这场夜的舞台上跳着优美的探戈,亦或是坐淡水的船去渔人码头,在旁边的咖啡馆喝喝下午茶,吃点小甜点,看着红彤彤的夕阳西下映着一片绚烂,一艘艘渔船鸣着笛收网,听着街头艺人唱着七八十年代的摇滚乐,或是一些很老的闽南歌,心情放松下来,对于未来的轮廓也渐渐明朗。

半年的交流生活给了我时间去思考,去摒弃扰乱思考的世俗,半年的交流生活,给了我平台去独立,展示自己,挖掘自己不曾知道的闪光点,半年的交流时间,给了我另一面镜子,去找出另一个与众不同自我,半年的交流生活,给了我真正的勇气去勇敢的做梦。而我,能给这半年交流生活的,只有深深把它刻在心底,时时拿出来擦擦上面的灰,然后大声的告诉自己,“看,我还可以这样的生活。”

Copyright© 2012-2013 Division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Office for Affairs of HongKong,Macao and taiwan.All rights reserved.

中国长春市前进大街2699号 吉林大学国际合作与交流处 ICP备0123654211号